首页 经研所概况 成员队伍 研究平台 学术研究 经济论坛 研究生教育
 
快速导航


站内搜索
首页 > 学术前沿 > 环境经济与管理 > 正文
生态社会主义与绿色资本主义

生态社会主义与绿色资本主义

———福斯特的生态革命与布朗的环境革命思想之比较

康瑞华

【摘要】 面对全球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的现实,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福斯特和著名环境思想家布朗分别提出了组织生态革命和发动环境革命的主张,将他们两人的“革命”思想加以比较,有助于我们从不同的视角思考全球的生态环境问题,特别是中国的发展道路,尽快实现从粗放型经济增长转向生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跨越。这对于我们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重要启示意义。

【关键词】 福斯特;布朗;生态革命;环境革命;生态社会主义

【中图分类号】 B08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1-4527(2008)03-0018-05

【基金项目】 本文为2005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约翰·贝拉米·福斯特生态学马克思主义思想研究”的阶段性成果。项目批准号:05BKS027。

【作者简介】 康瑞华(1954—),女,汉族,辽宁彰武人,法学硕士,辽宁省委党校教授,硕士生导师。  

1992年,布朗首次提出了“环境革命”的概念,其后,布朗在其许多有影响的著述中进一步丰富了他的环境革命思想。1994年福斯特第一次阐述他对环境革命的看法,2005年,福斯特在其《组织生态革命》的文章中全面地阐述了他的生态革命思想。莱斯特·R·布朗(Lester Russell Brown)是世界著名环境思想家。1974年他创办了从事全球环境问题分析的世界观察研究所,1984年创办《世界现状》年度报告,被誉为全球环境运动的《圣经》,他的许多著作一出版就被译成多种文字。他本人则被誉为“世界上最有影响的思想家”,环境运动的“宗师”。①约翰·贝拉米·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是俄勒冈大学的社会学教授,是西方左翼进步刊物《每月评论》的基金会主席和合作编辑,是当今最有影响、最有创见的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有学者称他是西方“激进环境运动重要的智力支柱(intellectualpillar)”。②将北美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的著名代表人物福斯特的生态革命思想与著名环境思想家布朗的环境革命思想加以比较是很有意思的,有助于我们从不同的视角思考全球的生态环境问题,思考中国的发展道路,避免西方所走过的一些弯路,尽快实现从粗放型经济增长转向生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跨越。这对于我们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生态文明,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重要启示意义。

一、革命的内涵:福斯特与布朗的解读

布朗在世界观察研究所的年度报告《世界现状1992》中提出:“建设可持续发展的未来,取决于全球经济的重构、人类再生产行为的重大变化,以及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的重大转变。迅速完成这一切意味着一场革命。”他说“这场革命被定义为`环境革命'是基于它要恢复和保持地球的环境系统。”③2001年,布朗在其被誉为一出版“立即成为经典”的新作《生态经济:有利于地球的经济构想》一书中再次指出,转向生态经济是一场环境革命,其在观念上的转变不亚于16世纪哥白尼革命,其在规模上和影响上来说,丝毫不逊色于此前的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④在随后的《B模式》和《B模式2.0》中,布朗说,现行的经济模式——— A模式正在使世界经济走向衰退和最终崩溃,故必须选择新经济模式———B模式。他把从传统经济模式向新经济模式的转变称为“环境革命”,并再次将其与人类历史上的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相提并论。布朗指出,农业革命是对食物经济的重构,从以狩猎和采集为主的游牧生活方式转移到开垦耕作为主的定居生活方式。农业革命导致了人口的迅速增加并改变了地球的景观。工业革命是对能源经济的重构,其在200年间的延续造成了全球环境泡沫经济并正在改变地球的大气构成和气候。环境革命也要重构能源经济,要淘汰化石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而且与前两次革命一样,环境革命也将影响整个世界,它不仅由新技术而且由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需要所推动。此外,环境革命必须在几十年内紧锣密鼓地完成。如果不能尽快完成这种转变,环境泡沫经济崩溃后果不堪设想。⑤

在布朗献身全球环境事业差不多20年后,福斯特开始了他的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的探索。由于他此前一直是站在左翼的立场上批判地研究垄断资本主义的,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把对地球命运的关心与反抗资本主义的斗争结合起来,展开了他从生态学视角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在他第一部关于环境问题的专著《脆弱的星球》里,福斯特接过布朗的环境革命主张,指出人类正在接近这样一个转折点,即必须在环境革命和环境退化之间做出抉择。在这里,福斯特一方面赞同布朗关于环境革命堪与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相提并论的看法,另一方面,他又指出作者虽然使用了环境革命这样一个概念,但在如何革命上,其方案过分温和,他认为环境革命需要改变环境退化的主要的社会基础,而不是简单地修补其次要的技术基础。⑥福斯特指出,要实现可持续发展:(1)对可再生资源的利用率必须控制在可再生率之下;(2)对不可再生资源的利用率不能超过替代能源的开发利用率;(3)环境污染和栖息地的破坏不能超过环境的净化能力⑦。要做到这些必须逆转资本主义的发展进程,因为,是不顾一切地追逐利润的资本主义制度造成了全球的生态危机。

2005年的《组织生态革命》长文里,福斯特进一步分析到:从历史的角度来说,解决社会的生态变革问题意味着我们必须弄清:(1)世界资本主义制度现在正朝那个方向前进;(2)为回应当前汇聚的生态和社会危机,资本主义制度通过技术或其他手段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其发展路径;(3)替代现存制度的历史性选择。因而,福斯特强烈主张通过生态革命改变发展方向,建立基于合理的生态原则基础上的社会主义制度。他反复强调:全部答案就是社会和生态革命。⑧

二、革命的路径:福斯特与布朗的不同选择

(一)布朗的环境革命的路径1.以战时速度重构经济

(1)政策引导建立起反映生态真理的市场。首先,布朗认为,在各种政策措施里,调整税制是关键,即降低所得税同时征收并提高环境税———所有有害于环境的活动都要征税,用环境税纠正市场缺陷。其次是补贴转移,即将目前各国政府对许多损害环境的经济活动的补贴转为有利环境的补贴。第三,实行许可证贸易,把某些有害环境的活动如捕鱼、捕虾、碳硫排放控制在一定水平以下。第四,实行绿色采购政策,促进企业改变优先考虑事项。第五,加标环保标识,以备消费者在选购产品时作出环保选择。通过上述政策措施,构建一种崭新的经济,以可再生能源为基础,采用少用汽车、更多使用轨道、公交车和自行车的多样化交通运输系统,并且全面实现资源的循环利用的新经济。⑨

(2)政策引导鼓励开发和采用适应生态经济的新技术。经济的重构———建立新能源经济、新材料经济、循环经济、食物经济,需要开发各种可再生能源技术、节能减排和减少对原材料依赖的技术、废物再循环利用技术等等。布朗认为,就世界范围来说,建设新经济所需的各种技术都已成型,但要推广使用同样需要政府利用各种行之有效的经济政策以及制定新的耗能、耗材、耗水标准等来推动。⑩

2.迅速消除贫困和稳定人口

布朗指出,在一个日益一体化的世界,消除贫困和稳定人口事关国家安全。所需要做的包括普及初等教育、成年人扫盲、在最贫困国家推行校园免费午餐制度以及进行学龄前儿童和孕妇救助、为遏制艾滋病、结核和疟疾等流行性疾病提供全民基本医疗服务、为妇女提供的生育保健和计划生育服务等。据估算,实现上述社会基本目标每年需要680亿美元。 11布朗认为,美国和其他工业国家可以而且应该负担这笔费用,这不仅是对陷于困境中的地区和人口的人道主义反应,更是向自己的后代所将生活的世界进行投资。此外,工业国取消对内的农业补贴、对外减免发展中国家债务也是这些国家脱贫和脱离“失能”状态的重要途径。 12

3.以战时动员的速度恢复地球的本来面貌

布朗指出,经济健康发展有赖于支持经济的自然系统的健康。而今这一系统正在受到严重威胁: 森林缩小、土壤侵蚀、地下水位下降、沙漠扩张、牧场退化、冰川融化… …经过无数地质纪元积累下来的资源,正在被人类用一代人的时间消耗殆尽。我们正在跨过大自然所设定的门槛。 13如果环境支持系统崩溃了,经济是无法幸存的,技术再先进也将于事无补。因此,在《B模式2.0》中布朗提出,建立总计约930亿美元的修复地球年度预算,用来重新造林、修复草场、保护农田表土、修复海洋渔场、稳定地下水位,以及保护生物多样性,还地球以本来面貌。 14这就需要重新安排财政工作中的轻重缓急,重新确定优先领域,为修复地球提供保障。

(二)福斯特的生态革命的路径 15

1.经济上使“自然和生产社会化”

福斯特指出:如果人类要想继续向前发展,“除了使自然和生产社会化没有其他选择”。因为只有自然社会化,大多数普通人才能对如何利用共有的资源有发言权。鉴于劳动构成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基础,只有生产也社会化了,自然的社会化才能完全实现。 16因而,生态革命使旨在改变现行生产方式的社会革命成为必需。福斯特指出,只有革新我们的生产关系,只有对全球的生产和自然进行民主地有组织的社会管理,才能实现真正的可持续,“我们的星球”才真正有希望。 17

2.政治上彻底改造资本主义社会的权力结构

福斯特指出,要转向生态可持续社会,不仅要摒弃资本主义的积累方式,还必须改变“作为资本主义制度支柱的国家与资本家阶级的伙伴关系… …而代之以崭新的民主化的国家政权与民众权力的伙伴关系。” 18资本与政府间的这种伙伴关系阻止环保组织与工人结盟,并使环保者在最初争得的成果在随后的日子里逐渐失去。因此,打破资本家阶级与国家之间的同盟关系,是社会与环境革命的一部分。

3.在价值观念上进行人与自然关系上的“道德革命”

福斯特认为,建设可持续社会需要重构社会道德,摒弃支配自然的观念,使我们的文化能够包括生态价值、生态道德。他进一步指出,社会道德的关键不是个人道德而是社会制度,资本主义制度只考虑资本追逐利润的需要而置自然生态环境于不顾,置当代及后世大多数人的命运于不顾,因而是一种“深层不道德”(higher immorality)的社会制度。 19我们需要一场影响深远的“道德革命”,这场革命“不仅针对单个的消费者、政治家、首席执行官们不负责任的行为和决策,而且针对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深层不道德'”,进而建设一个生态和文化多样性的世界。 20

4.在策略上环境运动要与以工人阶级为基础的社会正义运动结合

福斯特指出:“如果生态革命要创造出值得称之为真正`伟大的变革'的平等、可持续性和人的自由的条件,就必须从劳动人民和处于全球资本主义等级制度最底层的群体的斗争中汲取动力”。 21资本主义社会中大多数人是工人阶级,他们的生存状态及长远利益决定了他们对环境保护是有兴趣的,是必须依靠的阶级力量,要形成大规模的群众性的环境保护运动,就必须制订一个“在努力保护自然环境的同时,解决工人的物质和社会需要”的工人—环境保护主义者共同的政治策略。 22

三、革命的目标:福斯特与布朗的不同追求

由于布朗的环境革命是作为应对全球生态和经济崩溃方案而提出的,因而环境革命就是要实现从传统经济模式向新经济模式的转变。而福斯特的生态革命则要摒弃资本主义制度,建立生态社会主义。

(一)布朗的环境革命的目标

1.建立起有利于地球的生态经济。生态经济是能够持续发展的、不仅能满足我们的需求而又不会危及子孙后代满足其自身之需的前景的经济,这种经济“以可再生能源为基础、反复使用和再生利用经济以及多样化交通运输系统”代替“以化石燃料为基础、以小汽车为中心和一次性产品泛滥的经济”,并且全面实现资源的循环利用。 23

2.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社会。布朗指出,建立一种与地球的生态系统保持和谐关系的经济,必将影响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家居照明方法、进食类别、居住场所、休闲娱乐方式、孩子的数量都要发生变化。生态经济的建立所赋予我们的将是这样一个我们置身于其中的世界:我们就是大自然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而不是游离于大自然之外的人。” 24

3.在全球建设一个能持续发展的社会。布朗主张,通过环境革命建立一个基于民主理念的、从环境角度衡量可持续的、体现社会平等的全球化社会,把人口稳定在联合国低端预测的峰值78亿内,同时消除贫困、饥饿、文盲、疾病以及动乱失控。到2015年把世界碳排放减少一半,稳定全球气候。大大提高水和土地的生产率,将城市设计、改造成为以人为本的、可持续的城市。 25

(二)福斯特的生态革命的目标

1.它是一个社会和生态可持续的社会

福斯特认为,“建立在合理的生态原则基础上的人道的、可持续的社会主义制度将把它自己与地球的可持续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 26这一点对新社会来说是位于所有其他需求之上的。福斯特引用马克思《资本论》中的名段说:“社会化的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通过使用现代科学和工业方法合理地调节他们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 …在最无愧于和最适合于他们的人类本性的条件下来进行这种物质变换”, 27使人类的需求和永恒的自然赋予我们的生产条件和谐,从而实现真正的社会和生态可持续发展。

2.它是一个为人民的真正需要服务的、公正的社会

福斯特认为,符合生态可持续发展要求的社会“必须以人为本,特别要优先考虑穷人而不是利润和生产,强调满足人的基本需求和保障长久安全的重要性”。 28他认为,在社会主义社会,每个人都享有获得基本必需品的权利:清洁的空气、未受污染的水、安全的食品、足够的卫生设施、带有福利性质的公共交通系统以及覆盖全社会的医疗保健与教育,等等 29。在这样的社会里,“自然和社会的地位将提高到资本积累之上,公平和公正在个人贪婪之上,民主在市场之上。”世界范围内人人平等,不排除任何一人,并能满足全球环境需要。 30

3.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生态和文化多样性的”、“普遍自由”的社会

福斯特认为,马克思的“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所有人自由发展的条件”是社会主义社会应当坚持的原则。 31他指出,流行的机械论的人类自由的观念必须放弃,建设一个“普遍自由”的社会,这种自由不排斥人与自然真实关系中的其他生命和它们充分发展的可能;人类作为有机界的组成部分与所有其他生物共享生命发展的自由”, 32

但是使全球生态处于困境之中的资本主义的灭亡和生态可持续的社会主义的替代不会自动到来,福斯特指出,革命的、民主的、人人平等的、保护环境的社会主义需要群众参与和动员。无情地批判现存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支持其掠夺环境的意识形态是福斯特一直在进行的知识抗争形式,他坚信“人类的未来取决于我们的社会运动和环境运动的性质,最终取决于我们重塑人类历史、彻底改造我们的社会生产关系以及与生态环境关系的意愿。” 33

四、总体评价

福斯特的生态革命思想与布朗的环境革命思想有一些相同之处,但更多的是不同。从相同之处来说,他们都对当今生态环境危机的严重性、解决的紧迫性有非常透彻的了解,一些革命性的转变措施也相同,如都主张用可再生能源代替化石燃料,同时都对前景持乐观态度,认为一切取决于我们如何作出选择。但布朗认为,只要我们选择B模式,就能避免崩溃。而福斯特认为,只有选择沿着社会主义方向改造社会生产关系,才能实现社会生态可持续发展。他们倡导的革命的不同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布朗的环境革命是自上而下的革命,福斯特的生态革命是自下而上的革命。

布朗和福斯特都认为,应对生态危机,创造新的未来,政府、企业、个人各有其责,人人责无旁贷。但比较而言,布朗更寄希望于上层,他不断呼吁政治领袖接受使命,担当起环境丘吉尔的角色,将整个世界都动员起来,共同走上环境上可持续的康庄大道。 34而福斯特则主要诉诸下层民众。里约环发大会以来全球环境改革的失败使福斯特相信,仅仅同精英集团的对话并不能产生拯救环境的妥协方法,所以他主张环保主义者要和工人阶级劳动者联合起来,改造资本主义社会的权力结构,认为这种改造始于基层,因为抵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力量主要来自社会下层。 35

2.布朗的环境革命是经济改革或改良,而福斯特的生态革命是全方位的社会革命。

由于布朗的环境革命是要从传统经济模式转向生态经济模式,虽然这种转变影响深远,堪称一场革命性变革,但它是在保持现存的社会制度不变的情况下,依靠政策调整、技术革新和观念的转变。因而,说到底,布朗的环境革命是在现存制度体系下的改良。布朗要通过环境革命建构与地球保持和谐关系、能持续发展的经济,避免全球生态、经济和社会崩溃。福斯特的生态革命要彻底变革社会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不仅要恢复地球的生态系统,重建人与自然的关系,而且要改变社会的发展方向,消除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建立一个以人为本而不是利润第一的社会,它涉及生产力、生产关系、社会关系、观念形态方方面面,是全方位的社会革命,堪称是真正的革命。

3.布朗的革命要达到的社会目标是绿色资本主义,福斯特的革命要实现的是生态社会主义。

虽然布朗在他的著述中回避了意识形态,但我们不难看出他“默认的思想体系”是资本主义,而福斯特所持的立场观点是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这导致了他们都以解决全球生态危机为出发点而提出的环境或生态革命,其目标却大相径庭:布朗要转向B模式,即经济与自然和谐的绿色资本主义;而福斯特是要建立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态社会主义社会。

相比较而言,福斯特的生态革命更彻底,更带有理想主义色彩,而布朗的环境革命更具有可操作性。尽管人类的活动开始不断冲击地球的自然极限,可日常生活依旧歌舞升平,资本主义繁荣的现实模糊了日益临近的生态危机。除非有来自社会外部的重大的刺激如波及许多国家的生态环境灾难发生,福斯特的生态革命很难出现。而布朗的环境革命相对来说温和一些,它无需根本改变现存的资本主义全球体系、社会制度和权力结构。毫无疑问,经济重构也是利益重组,许多既得利益集团如与化石燃料相联系的必然要极力抵制,但经济重构也会伴随着一些新的利益集团的出现,它们将是转变的社会基础和支持力量。而且,如布朗所言,环境革命提出的各项任务如转向太阳能、风能、再生资源、循环经济、恢复植被等等都已经在一个或多个国家开始得到实施,只要最有影响的超级大国美国带头,全世界迅速行动,像淘汰损耗臭氧层物质那样淘汰化石燃料,由碳基经济转向新能源经济模式是可能的。 36目前,福斯特倡导的彻底的生态社会革命条件尚不具备,但“无所作为,就等于选择了衰落和崩溃”,因此,推进布朗温和的环境革命,扩大政策调整、技术革新的范围和领域,把在少数国家开始实施的转向环境可持续的事业尽可能地扩大,为彻底的生态社会革命做量变积累是明智的选择。

无论布朗和福斯特应对生态危机的革命思想是温和还是激进,其中都不乏生态智慧之光,启迪、激励着我们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努力实现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把一个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的世界留给子孙后代。

本站内容欢迎转载或引用,但在转载或引用时敬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Institute of economics study, Hebei University   of Economics undefinedamp; Business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学府路47号河北经贸大学经济研究所   邮编:050061
Tel:0311-7657118 Email:jjyjs@126.com
建议使用IE8.0,1024x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