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研所概况 成员队伍 研究平台 学术研究 经济论坛 研究生教育
 
快速导航


站内搜索
首页 > 学术前沿 > 国民经济学 > 正文
新中国成立70年和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解读*

新中国成立70年和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解读*

 

 为什么 1978 年以后中国经济能取得奇迹式的增长? 主要原因是改革开放以后我国充分发挥了后来者优势为什么 1978 年之前我国经济增长缓慢收入水平那么低? 主要原因是我国主动放弃了利用 “后来者优势来加速经济增长为何中国崩溃论不绝于耳? 主要原因是我国的改革开放并没有采取当时国际上主流的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 “华盛顿共识为什么主流理论会忽视不同发展程度国家结构的内生性和转型中国家扭曲的内生性? 主要原因在于对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所揭示的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原理缺乏认识 

关键词 新中国 70 发展奇迹后来者优势中国崩溃论

 

今年是建国 70 周年,建国的目的是为了民富国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国在一穷二白的农业经济基础上,迅速建立起一个完整的现代化工业体系,在上世纪 60 年代、70 年代的时候就拥有了 “两弹一星”。不过在四十年前的 1978 年开始改革开放时,中国还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按照世界银行的指标,1978 年的时候我国人均 GDP 只有156美元,不及世界上最贫穷的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国家平均数 495 美元的三分之一,当时,81% 的人生活在农村,84% 的人生活在一天 1. 25 美元的国际贫困线之下。我国也是一个非常内向型的国家,出口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 4. 1% ,进口占 5. 6% ,两项加起来不到10% ,而且 75% 的出口产品是农产品或农产加工品。

在那么一个贫穷的基础上,从 1978 2018 年,我国取得了平均每年 9. 4% 的高速增长,在人类经济史上不曾有过任何国家、任何地区以这么高的速度持续这么长时间的增长。对外贸易增长的速度更快,按美元计算平均每年增长 14. 5% 。在这样的高速发展的基础上,到 2010 年时,我国的经济规模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一年我国的出口超过德国,变成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而且出口的产品当中,95% 以上是制造业产品,成为继工业革命以后的英国、十九世纪末以后的美国二战以后的德国日本之后的世界工厂。2013 年我国的贸易总额,即进口 + 出口的总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2014 年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我国的经济规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根据国际货币组织的统计,2018 年我国的人均 GDP 达到 9608 美元,成为一个中等偏上收入的国家。在这段时间里,将近 8 亿人跨过了一天 1. 25 美元生活费的国际贫困线,对世界减贫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为什么 1978 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能够取得人类历史上不曾有过的快速发展奇迹? 为什么 1978 年之前我国就可以有 “两弹一星”为代表的先进的现代工业化体系,但是到 1978 年时我国还那么穷? 为什么在过去四十年,我国经济发展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但是国外学术界舆论界隔三差五就预测中国经济即将崩溃,但是我国却是过去 40 年中唯一没有出现过系统性金融经济危机的新兴市场经济国家? 最后,谈谈中国的发展对理论创新的意义。 

   一、为什么 1978 年以后,经济能取得奇迹式的增长?

经济发展表现的是人均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人均收入水平的持续提高则是建立在劳动生产率水平的不断提升上,劳动生产率水平提升的必要机制是: 一、现有产业不断进行技术创新,劳动者能够生产出更多更好的产品; 二、附加值更高的新的产业不断涌现,资源、劳动力、资本能够从附加值比较低的产业重新配置到附加值比较高的产业。这是劳动生产率水平提高、收入增长的两个必要机制。

上述机制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没有两样。但是,发达国家收入水平高代表所在的产业所用的技术是最新最好的,产业的附加值也是世界最高的,发达国家的技术创新、产业升级都需要靠自己发明。发明投入的成本非常大、风险非常高。著名经济史学家麦迪逊的历史数据表明,从 19 世纪末到现在,发达国家平均每年的经济增长率大约为 3% -3.5% 。我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经济的持续增长同样需要靠技术创新、产业升级来获得。但是,作为发展中国家收入水平低,代表所用技术是比较传统、落后的,产业附加值也是低的,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在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的时候,有一个”后来者优势”: 可以利用和发达国家技术和产业的差距,以引进、消化、吸收的方式来取得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这种方式从理论上来讲,创新的成本比较低,风险比较小,以此来进行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发展中国家应该可以比发达国家发展得快一点。

到底能多快? 这是一个经验问题,根据诺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教授领衔的增长和发展委员会在 2008 年发表的 《增长报告》,从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有 13 个经济体懂得利用与发达国家产业技术差距的后来者优势,取得了每年 7% 或者是更高的发展速度,实现了 25 年或更长时间的经济快速发展。③我们改革开放以后,成为这 13 个经济体之一,所以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就是改革开放以后我国充分发挥了 “后来者优势”。

   二、为何改革开放前收入水平那么低?

西方国家在 18 世纪后半叶爆发了工业革命以后,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经济发展一日千里,我国没有发生同样的工业革命,迅速变成一个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落后国家,收入、产业和技术水平和发达国家的差距不断扩大后,“后来者优势”就一直存在,为什么 1978 年之前我国经济增长缓慢、收入水平那么低? 主要原因是我国主动放弃了利用 “后来者优势”来加速经济增长。

革命建国的目的是 “民富国强”,人民的收入要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就必须建立在和发达国家同样先进的制造业为基础的劳动生产力水平上,国强需要有坚强的国防和先进的武器,后者同样有赖于拥有先进的制造业。因此,在上世纪 50 年代,我国提出了 “十年超英、十五年赶美”的发展思路,也就是要马上发展世界最先进的产业。那些最先进的产业都有专利保护,不是拿来就能用,更何况先进的产业普遍和国防安全有关,就算是想付专利费人家也不会转让。因此,我国只好自己发明,自己发明就放弃了以引进、消化、吸收作为实现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途径的 “后来者优势”。而且不仅这样,当时我国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农业经济,资本非常短缺,国际上最先进的制造业都是资本很密集的,这种产业违反了我国的比较优势,在开放竞争的市场中企业没有自生能力,只能由国家由直接动员资源、配置资源才能建立起来,并且只有国家给予保护补贴才能继续经营下去,国家的直接动员、配置和保护、补贴必然造成各种价格信号的扭曲和资源的错误配置,经济发展的效率非常低下,人民的生活长期得不到改善。到了 1978 年改革开放以后,我国才把发展符合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做为重点,在政府的因势利导下允许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进入,设立工业园、加工出口区等解决基础设施的瓶颈限制,把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迅速变成竞争优势,经济取得飞快发展,资本迅速积累,比较优势变化,逐步向资本较为密集的产业升级时,充分利用了后来者优势,才有改革开放以后的经济增长奇迹。

三、为何 “中国崩溃论”不绝于耳?⑤

既然我国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是有目共睹的奇迹,为何国际学术界和媒体上中国

经济即将崩溃的论断每隔一段时间就盛行一次? 最主要的原因是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所

有社会主义国家都采取了和我国同样的发展思路和模式;  其它社会性质的发展中国家也在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摆脱了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地位,开始追求自己国家的工业化、现代化,都跟我们一样希望民富国强,迅速赶上发达国家,当时主流的结构主义发展经济学理论也强调市场失灵,主张由政府直接动员资源配置资源,以进口替代的方式来发展现代化的资本密集型工业。所以,不管社会主义,还是非社会主义国家,都采取了赶超型发展战略。结果和我们相似,建立起了一些重工业、现代化产业,但是,放弃了 “后

来者优势”,政府对市场进行了各种干预扭曲,经济效率低,人民生活水平没有提高,

跟发达国家的差距不断扩大。

1978 年我国率先进行改革开放,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也纷纷在 80 年代、90 年代进行了改革开放。当时国际学术界新自由主义盛行,对各个发展中国家问题的认识是:  发展中国家绩效差、发展不起来是因为政府失灵,对市场有太多干预、扭曲所致,要从政府主导的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就应该消除政府的干预,并引进市场经济所必须的制度安排。提出的改革方案是 “华盛顿共识”所主张的价格由市场供需决定的市场化、产权清晰不再有预算软约束的私有化、政府财政平衡避免赤字货币化以平稳物价水平的宏观稳定化,而且认为必须用休克疗法把这些市场有效运行的基本制度建设一次到位,这样才能转型成功,经济才可以快速发展。

我国的改革开放并没有采取当时国际上主流的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 “华盛顿共识”,而是以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方式,推行双轨渐进的转型,以行政计划的方式继续给予原有的大型国有企业必要的保护补贴,同时对原来受到抑制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放开了准入,由市场根据供需决定价格,由价格引导配置资源。当时西方主流经济学界认为这种计划和市场双轨并存的转型方式,会导致寻租、腐败、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经济效率会比转型前还差,是最糟糕的转型方式。我国改革开放后在快速发展的同时,确实出现了寻租腐败和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的问题,因此经济增长只要稍微放缓一点,国外学界、媒体就会指出我国存在的各种扭曲干预等体制弊病来佐证中国经济增长不可持续的论断,预测中国经济即将崩溃。但是,我国是过去四十年中唯一没有出现过系统性金融经济危机的新兴经济体,而按照 “华盛顿共识”以休克疗法进行 “市场化、私有化、宏观稳定化”的国家都遭遇了经济崩溃、停滞、危机不断的严重问题,在转型期的 80 年代、90 年代经济增长的速度低于 60 年代、70年代,危机发生的频率则高于 60 年代、70 年代。并且,存在于我国的腐败、收入分配差距扩大问题也都存在,而且普遍比我国还严重。因此有些经济学家把 80 年代、90 年代称为是发展中国家的 “迷失的 20 年”。

主流理论对这些发展中国家转型前存在的问题分析得那么透彻,对渐进双轨改革可能存在的问题也分析得很到位,为何我国却取得了稳定和快速经济增长,而按主流的新自由主义理论进行转型的国家却遭遇了经济崩溃、停滞、危机不断? 最主要的原因是新自由主义理论忽视了原来的干预和扭曲是是内生的,也就是有其存在的原因。转型前政府的干预扭曲是为了保护补贴那些违反比较优势的现代化重工业体系中缺乏自生能力的企业,取消了保护补贴,这些企业就无法生存。按照新自由主义的 “华盛顿共识”把那些保护补贴政策都取消掉,这些企业马上破产,造成大量失业,社会不稳定、政治不稳定,经济难于发展。另外,这些大型企业有些和国防安全以及国计民生有关,让其破产就没有国防安全,人们生产生活就无法正常进行,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即使私有化以后还必须继续给予保护和补贴。如果一个企业承担了这种国防安全和国计民生的“政策性负担”,不管是国有或民营,所造成“政策性亏损”,政府就必须承担起来,而有了预算软约束。 在同样的情况下民营企业的所有者和国有企业的厂长经理相比,把寻租所得变为个人收入是合法的,因而会有更大的积极性去寻租,腐败和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的问题也就会更为严重。

我国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渐进双轨转型方式下,原来建立起来的不符合比较优势的大型国有企业政府就继续给予必要的保护补贴,维持了经济的稳定; 同时,放开那些符合比较优势的产业的准入,并且,设立工业园、加工出口区,消除软硬基础设施的瓶颈,“筑巢引凤”招商引资,迅速将其发展成竞争优势,使得经济快速发展。经济快速发展、资本迅速积累,原来不符合比较优势的资本密集型产业逐渐变成了符合比较优势,保护补贴就从雪中送炭变成锦上添花,为消除渐进双轨改革遗留下来的各种干预、扭曲创造了必要条件。到 2013 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 “让市场在资源上起决定性作用和政府发挥好的作用”的全面深化改革也就水到渠成。

   四、结语: 现代经济学理论的自主创新

回顾过去 70 年我国和其它社会主义和非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展和转型经验,尚未有一个发展中国家按照发达国家的主流的结构主义发展理论来制定发展政策取得成功,也未有一个转型中国家按照西方主流的新自由主义转型理论来制定转型政策取得成功。现代主流经济学理论在指导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和转型时苍白无力,原因在于指导发展时的结构主义以发达国家的产业结构为目标,忽视了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产业结构的差异是内生的,在转型时的新自由主义又忽视了转型期间存在的很多扭曲也是内生的。 这些理论虽然想达到的目标具有良好的愿望,但是,据此制定政策执行后的结果则是经济状况比原来更糟糕。

为什么这些主流理论会忽视不同发展程度国家结构的内生性和转型中国家扭曲的内生性? 原因在于对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所揭示的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的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原理缺乏认识,因此,在目标上直接以发达国家的产业或制度安排作为发展和转型的目标。这几年,我倡导新结构经济学,就是想从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做为出发点,用现代经济学的方法来研究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做为经济基础的生产力和与其相适应的生产关系为何不同,以及在不同的经济基础上,上层建筑会有何不同,背离了合适的不同上层建筑,又会如何影响作为经济基础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并根据中国和其它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和转型经验来总结适合于推动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转型和运行的理论,以帮助发展中国家经济稳定快速发展,稳步缩小和发达国家的差距,进而实现向发达国家的赶超。 

注释:

① Angus Maddison,The World Economy: A Mil-lennial Perspective. Paris: OECD,2016.

②“后来者优势”和历史学家格申克龙提出的“后发优势”略有不同,前者指的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可以从比自己发达的国家引进成熟的技术和产业作为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的来源,后者指的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在发展一个新的产业时可以直接使用最新的技术,而处于产业和技术前沿的发达国家则需要先抛弃已经使用的包涵旧技术的设备才能在该产业采用最新的技术。关于 “后发优势”的详细讨论见 Alexander Gerschenkron,Eco-nomic Backwardness in Historical Perspective: A Book of Essays. Cambridge,MA: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University Press,1962.

③ Commission on Growth and Development,The Growth Report: Strategies for Sustained Growth and In-clusive Development, Washington, DC: World Bank,2008.

④ 这一节的讨论参考林毅夫: 《解读中国经济》,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9 年版。

⑤ 这一节讨论参考林毅夫:   《经济发展与转型:  思潮、战略与自生能力》,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年版。

⑥ Justin Yifu Lin and Guofu Tan,“Policy Bur-dens, Accountability, and the Soft Budget Con-straint,”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Papers and Pro-ceedings,89 ( 2) ,May 1999: 426 - 31.

⑦ Justin Yifu Lin,“The Washington Consensus

evisited: A New Structural Economics Perspective”, Journal of Economic Policy Reform,Vol. 18,No. 2

2014) ,pp.  96 - 113.

⑧ 林毅夫: 《新结构经济学: 反思经济发展政策的理论框架》,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4 年版。

本站内容欢迎转载或引用,但在转载或引用时敬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Institute of economics study, Hebei University   of Economics undefinedamp; Business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学府路47号河北经贸大学经济研究所   邮编:050061
Tel:0311-7657118 Email:jjyjs@126.com
建议使用IE8.0,1024x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