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研所概况      成员队伍      研究平台      《经济与管理》      学术研究      经济论坛      研究生教育      资料中心 
 
快速导航



站内搜索
首页 > 数量经济学
谁说数量经济学没有研究对象?
谁说数量经济学没有研究对象?!
张守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报》记者张煜柠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采访后,写了《冷静地对待“冷”》的系列报道(2008年11月25日)。其中写道:数量经济学“名称突出的是研究方法,而不是研究对象,数量经济学是否有自己的研究对象,直接决定着该学科的定位和独立性”。在她看来,数量经济学似乎没有研究对象。
2009年3月30日,我们将纪念用数量经济名称取代经济数学方法名称的30周年,其重要意义之一,是改用数量经济名称后,我们从研究方法变成了既有研究方法,又有研究对象。
经济数学方法是从俄文翻译过来的。1957年,苏联科学院主席团成员涅姆钦诺夫院士主张建立苏维埃经济计量学,遭到保守派的反对。保守派说它没有独立的研究对象,但同意在高等院校开设经济数学方法课程。由此可见,这个名称是两派妥协的结果,但两派对它的理解并不相同:保守派认为它只是一门课程,而涅姆钦诺夫认为它包括投入产出分析、经济计量学和经济控制论。
197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召开三年(1978—1980年)规划会议,把计划、统计和经济数学方法编成一组,会议结束时,成立了中国经济数学方法研究会。与会代表认为,作为一门学科、一个学派或学科群,不能只研究方法,应该除方法外还有自己的研究对象。
1979年3月下旬,中国技术经济研究会在北京召开年会,于光远建议,邀请18位学者成立一个小组,专门讨论用什么名称取代经济数学方法名称。与会代表一致认为,经济数学方法的名称不好,应该采用一个新的名称。至于采用什么新的名称,代表们的意见分歧很大,先后提出了20多个名称。在当年3月30日的会议上,乌家培提出的用数量经济名称取代经济数学方法名称的意见,得到了于光远的同意。他的表述是,数量经济学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应用数学和计算机,研究经济数量表现、数量关系、数量变化及其规律性。这个表述有三个要点:一是数量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一个分支;二是它的研究对象是经济系统的数量表现、数量关系、数量变化及其规律性;三是研究手段是数学和计算机。会议决定,将成立不久的中国经济数学方法研究会改名为中国数量经济研究会。
1984年,乌家培说,数量本身没有经济问题,应改成数量经济学。根据他的建议,同年在合肥召开的第二届年会,决定将中国数量经济研究会改名为中国数量经济学会。
谁说数量经济学没有研究对象?!从上面的表述可以看出,数量经济学既有研究方法,又有自己的研究对象。
像其他科学或学科一样,准确定义数量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需要通过不同意见的争论,使讨论不断深化。经济系统是质与量的统一,研究它时总会提出“是什么”、“为什么”和“是多少”的问题。“是什么”、“为什么”属于质的范畴,“是多少”属于量的范畴。对两个以上的事物,可以分别从“是什么”和“为什么”的角度进行质的描述,也可以提出它们之间存在什么关系的问题,是平等关系还是从属关系。数量经济学研究它们之间的函数关系,其中最重要的是因果关系,分为互为因果论与终极因果论,前者如经济增长与投资的关系,后者如“宇宙大爆炸”与宇宙形成的关系。西方经济学家说数理经济学属于质的研究范围,是有道理的。
在质的研究的基础上,应用各种数据、计算机和相应的计量方法,研究经济系统的函数关系,就把用数学符号表示的数理关系变成了具体的数量关系。
在经济系统中,不能用一般计量方法研究的问题,可以采用人或计算机进行实验,这就是模拟分析,它是集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行为学、心理学、计算和科学等之大成的研究方向。
从上面的论述可以看出,对数量经济学有两种理解。狭义理解,它只包括经济系统数量关系的研究;广义理解,它是围绕一种基本经济理论发展起来的,是以数理关系与数量关系为研究对象、以数学和计算机为研究手段的学科群,包括数理分析、计量分析和模拟分析。
在经济理论与管理中应用数学方法,应根据不同的对象划分为几个等级。向广大群众宣传经济学和管理学知识,以讲道理即定性分析为主,计量方面以算术为限;对于学习经济学与管理学的本科生来说,就要学习微积分、线性代数和数量经济学知识;对于学习数量经济学的硕士生来说,除继续学习高等数学外,还要学习几门数量经济学专业课程;对于研究数量经济学的博士和博士后来说,不仅要掌握所学专业的国内外最新成果,还要在所研究的专题上有所突破,推动数量经济学的发展。
张煜柠还说,“我们不禁会问:数量经济学是否陷入西方经济学的研究范式,是否独立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经济学等问题”。虽然我们反复强调数量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一个分支,但理论研究始终是它的薄弱环节。究其原因,一是在理论研究上取得突破的难度很大;二是我国处于经济改革阶段,理论研究的对象处在不断变化之中,“质”不稳定,增加了研究难度;三是照搬西方经济学的倾向日益严重,有人将数量经济学定义为现代西方经济学,主动放弃阵地。其实,国外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数理化和数量化的成果很多,我们应该将其中的优秀成果译成中文出版,推动数量经济学理论研究的发展。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院报
本网发布时间:2008-12-25 11:22:18
河北经贸大学经济研究所 2011-2012 版权所有
本站内容欢迎转载或引用,但在转载或引用时敬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Institute of economics study, Hebei University of Economics & Business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学府路47号河北经贸大学经济研究所 邮编:050061
Tel:0311-7657118 Email:jjyjs@126.com